临夏市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逃跑前,马步芳留下8个字,祸害老家3年 [复制链接]

1#
擅长临床研究白癜风的专家 https://wapjbk.39.net/yiyuanfengcai/ys_bjzkbdfyy/791/

年8月25日,兰州解放。9月中旬,我*在酒泉追上了国民*“西北长官公署”机关和中央*两个*,4万蒋*迫于无奈投诚,甘肃宣告解放。

可解放初期的甘肃并不稳定:马步芳父子盘踞甘肃多年,可残余势力却根深蒂固;被打散四处藏匿的马家*反动*官和国民*反动派豢养的铁杆特务,也不甘心失败。

当时,为了适应全国的大形势,解放*的进*速度很快,再加上地方*权刚建立,干部缺乏,群众没有很好地发动起来,给一些国民*和马步芳残余势力以可乘之机。

他们欺骗和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拉起了名目繁杂的反革命组织:

“义勇*”、“长久*”、“盖天*”、“新国民*”、“西北工作指挥部”、“黑风*”、“保蒋*”,等等。

不仅如此,而且还公然提出:“保教必须保家,保家必须保命,保命必须保枪”、“消灭解放*,赶走解放*"等反动口号,发动武装暴乱。

据史料披露,在解放前后,甘肃境内共有匪特多股3万多人,被裹胁的群众也有3万之众。他们到处烧杀抢掠,攻击新生的人民*权。

在甘肃,匪患最严重的是临夏和平凉地区。

临夏古称河州,西与青海的民和、化隆、循化接壤,南与甘南藏区为邻,离城50多里的西乡莫尼沟便是西北*阀马步芳、马步青、马鸿逵的家乡。

马步青在临夏的东公馆

由于马步芳的裙带关系,又使这里的多户人家官居显位,权倾一方,形成了深厚的封建社会基础°

据史料记载:在马家祖上和父子长达87年的统治中,临夏仅岀任国民*省主席(主任)的有8人;*以上将领20多人,师(旅)长多人,团(县)长及营长多达千人。

而且,这些人大多都是“双料货”:*治上是国民**队和*府中的将领及封疆大吏,经济上又是大地主、大庄园主和资本家。

年8月12日,马步芳最后一次飞赴老家临夏,在卷走多年搜刮的财富后,召集临夏、永靖、和*、广河4个县的**官员和马家亲戚,在临夏马公馆开会。

会上,马步芳嘱咐参会人员:“刀枪藏好,择机反攻。”又秘密成立了各种“反共团”、“游击队”。企图让解放*无法在甘肃立足。

10月上旬,最早驻扎该地的第1*1师和62*师主力相继调离,“反共团”总指挥马元彪趁机指挥散兵游勇多人,围攻宁定县城,率先发起反革命暴乱。

宁定,古称太子寺,清末时设县。位于临夏东南部,距省城兰州市多公里,座落在广通河谷四面环山的坡地上。

18日这天早晨,由于有集市,一大早头各族群众便从四面八方欢天喜地地来到宁定县城,在货摊上精心选购自己喜爱的物品。

大约10时许,突然县城的三面山上飘起了数面白色的旗帜。接着,多名持枪的惯匪狂叫着向县城冲来。

枪声大作。喊声震天。县城一片混乱。

宁定驻*是第32团的两个连队及后勤机关,兵力不足人。由于敌众我寡,官兵们便迅速关闭了城门,转移群众,坚守城池待援。

土匪围着县城攻了整整一天,解放*指战员们顽强地抵抗了一天。天黑后,土匪也许打了一天打累了,停止了攻击。

“这样下去不是个好办法。”驻守在宁定县城的两个连队领导经过商量认为,“我们的弹药有限,如果跟敌人这样耗下去,势必对我们不利。”

“还有,城里那些老百姓,如果不早点想办法让他们离开,如果敌人冲了进来,那伤亡可就大了。”

经过一阵认真的研究和讨论,最后决定派熟悉这一带民情和社情的战士许志杰和胆子比较大的一位回族群众马六十三出城去搬救兵。

许志杰受领任务后,脱掉了*装,换了一件羊皮袄,打扮成当地的老百姓。

临行前,连队领导交待再三:“你们两个肩上的担子很重,一定要胆大心细,遇到土匪能绕则绕,能躲则躲,你们的目的只是送信。”

“请连长放心,我们一定会把信早日送到团首长的手里。”

许志杰在腰里插了七八颗手榴弹,于夜深人静之时,被战友们用绳子从城墙上偷偷地吊下去,神不知*不觉地离开了县城,直向团部奔去。

走出不远,迎面就碰上几个土匪。

“谁?”土匪边拉枪栓边吆喝:

“堆人。”(土匪黑话,指临时纠合在一起的人)许志杰机敏地回答。

“什么点水?”(有什么情况报告吗?)

“没有。”

“你们那搭弄了多少*推磨?”(抢了多少钱财)

“解放*守得严,冲不进城,东西没捞着,还白搭了几个弟兄的性命。”

他们随机应变,混过了土匪的盘查后,急行50多里,终于将信送到了团部。

第二天天还没亮,解放*的剿匪部队第32团、35团和第4*的骑兵团,分由和*、临洮等地向宁定驰援,向土匪发起了攻击。

守城*民见援兵到来,也打开城门,杀了出来。

土匪本来是一群乌合之众,所以,在解放*的前后夹击下,四散而逃,我*消灭土匪人,其中毙匪首马元彪以下人。

临夏叛乱震惊了整个甘肃,11月1日,第1*1师的3团和第62*的师联合发起了围剿:第师由东及东南,第1师3团由东及东北向匪徒实施合围。

解放*跨过*河,对匪徒实施合围

上午11时左右,第3团在罗家集以北的地方与匪徒发生激战,该团1营分兵两路攻击进剿。

匪徒招架不住,慌乱逃向了西山。

为了彻底消灭这几股土匪,第3团团长命令1营抢占北山,迂回向西山包抄,3营一部向南山攻击。

骑兵连策马追击逃往西山的匪徒,与迂回包抄上来的1营把匪徒打得落花流水,很快占领了西山。与此同时,3营也占领了南山。

战士们占领了制高点后,团长就下令向匪徒发起了全面攻击。在手榴弹的轰炸、机枪的扫射和骑兵的追击下,打得匪徒们狼狈不堪,大部被歼灭。

11月3日,剿匪部队刚进尹家集,匪首马忠义便于当晚摸进了村子。

“尹家集来了解放*的征粮队,把咱的粮食抢光啦。”马忠义胡编乱造道,“这次行动一定要把粮食抢回来,万一抢不回来就烧掉,不能让解放*占了便宜。”

当晚,风寒夜静霜满地。

马忠义在夜幕的掩护下,带着多名匪徒偷偷地向解放*第1师2团6连的阵地前沿摸来,企图消灭6连。

6连的广大指战员早有防备,据险抗敌,打退了匪徒的一次次进攻。

第二天天亮后,匪徒们做了个短暂休息,并调整了进攻部署,分三路,从东、西、南三个方向向6连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正在打得难分难解的时候,3营奉命奔驰而来。匪徒们见重兵压境,便四下抱头鼠窜。

民兵将解放*的轻机枪扛在自己肩上

6连的官兵见匪徒准备逃跑,便冲出阵地,与3营一起,穷追不舍,剿灭匪徒多人,俘虏多人。

11月9日,第1师集中3团、1团(欠1营)和2团3营对马八娃股匪发起攻击,歼灭余人。

11月23日,第1师命令1团、2团共4个营的步兵和师直骑兵营,向十分猖狂的*泥湾的马积福、东乡的马保股匪展开了围剿,大部被歼灭。

逃跑的马积福,在解放*的穷追猛打、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于29日率残匪60多人投降。

12月12日,第1师1团、2团出击槐树关,俘匪首铁秀戈等20多人。

临夏剿匪战斗中俘虏敌人一部,可以看到不少人还穿着马家*的*装,基本是马家*的散兵游勇

同日,第4*11师奉命由陇西出发,接替第1*1师防务,并兼临夏*分区。从此,临夏的剿匪又翻开了新的一页。

年的元旦刚过,剿匪部队主力解放*第4*第11师、12师,集中优势兵力,兵分三路向匪徒们展开了新一轮的攻击。

这期间,第11师、第12师派出了多名由班、排、连干部组成的5个工作队,广泛开展群众工作,发动*治攻势。

他们灵活采取“先拉后打”、“先打后拉”、“边打边拉”的策略,在不到20天的时间里,迫使马八娃、马二礼等10多股匪首率部人,向解放*投降。

参与剿匪的解放*骑兵

就在剿匪工作如火如荼地广泛进行的同时,一些尚未遭到解放*痛击的土匪,为了免遭被剿的命运,到处招兵买马,扩充实力。

他们还主动袭击解放*,偷袭新生的人民*府,鱼肉乡里,使社会秩序刚有所好转的临夏又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3月13日,孔哈此布、韩龙娃和韩金虎率匪千余人,肩扛红边白旗,或骑马或步行,从永靖县西北的*泥湾、王家台等地蜂拥而起,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武装暴动。

他们自称“复兴82*”,造谣惑众说什么:“七七四十九,问你有何求?解放*不赶走,种啥啥不收。”罪恶行动波及到了周围好几个县。

3月下旬,和*县南阳铺数十名土匪,血洗了周围七八个村庄,民房全部被烧光。

3月27日下午,匪首马山河等聚匪近百人,在官坪大寺暴乱。

4月2日,永靖、临夏等县的土匪到处煽风点火,蛊惑人心,准备暴乱。说什么:“星星起,月亮圆,一心要接马继援;正月闲,二月忙,三月迎回马步芳。”

第10师31团、32团和甘肃*区警卫5团、临夏*分区回民支队及各县人民武装,灵活运用战术技术,首歼西乡的李彦虎股匪。

接着,第31团、32团在虬藏地区的大寺滩等地剿灭马子虎、张斌等股匪。

第12师33团、35团在东乡的王百户一带,剿灭了马保、马明义等股匪。

7月,第4*千余官兵,奋战8天,对康乐县东湾环沟一带赵凯臣股匪连续进剿,歼匪多人,赵凯臣一命归西,对群众震动很大。

到7月底,解放*在临夏共消灭匪特0余人,大股匪特基本全歼。

至年11月,甘肃匪患全部肃清。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